小草app游客

以一尊见神对于肉身的强大掌控力,就是放在离心机里转上一天,都不可能摔倒。

但此时,迦楼罗硬生生栽了个大跟头,撞得头破血流。

高楼之上,几个狙击手的手都在颤抖,迟迟无法扣动扳机。

那可是迦楼罗,暗世界第一杀手,数十年里,只要他想杀,从来都没有杀不了的人,此时,短短几秒,就被人打的倒飞出去。

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他们哪里敢出手?

更重要的是,任由他们如何瞄准,都无法锁定目标的所在地,这种情况下开枪,根本不可能打的中。

在人群阵阵尖叫声中,迦楼罗才缓缓抬起头来,失去控制的身体才缓缓了一些。

“梵天,大梵天”

他面皮抖动不休。

这不是他的心中震荡,而是他的筋骨皮膜,直到此时都在疯狂抖动卸力。

这一股碰撞之力太过诡异,纵使是他都无法卸去,只能任由其颤动波动,短时间之内,根本无法行动。

他知晓,这是因为安奇生没有杀意。

情人节遇见香甜女孩

否则此时自己,已经被震碎身骨骼筋膜了。

这样的力量,不是人所能拥有的了。

啪嗒~

这时,一块木头跌在他的面前。

迦楼罗一怔。

那是一枚刻画着某种花纹的槐木令牌。

这是什么?

“迦楼罗,败了”

观景台上,晏长沙眼皮抖动,终于起身,再也站不住了。

“什么?伽罗楼这么快就败了?”

其他乞道会的高手尽皆哗然。

迦楼罗是暗网第一杀手,数十年来行走地下世界,手下亡魂下到黑帮大佬,上到军阀首脑皆有,从来都没有败绩。

号称是见神之中杀性最大的宗师。

他们没人以为他能杀掉安奇生,但是这才多久,就已经败了?

要知道,那人,可是一路奔行半天,战斗不知几场了,难道,他的体力是无穷无尽的?

“领袖,这次,有麻烦了。”

左首老者敲了敲烟斗起身,看向晏长沙:“你这个决定,或许不是个正确的选择,但是事已至此,就必须有个了断了!”

冲突不可避免,或者说,乞道会从始至终就没想着避免冲突。

血债血偿,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不错!我乞道会成立三百年,战场上不曾向列强服输,移居海外也不曾向诸国低头,一个人罢了!我们并肩子上,他也未必就能挑了我们!”

一个身材低矮的中年汉子起身大喝。

他的声音洪亮,声打功夫已经有了极深的造诣,但是众人却听出了其中的惧意。

什么并肩上还未必能挑了我们?

以为那人是张三丰吗?

当即,有人心中不悦,却是那身高两米,魁梧好似黑熊的高大黑人:

“寇天骄,你是被吓傻了吗?!我们所有人围杀一个人,这件事传出去,岂不是要被海外其他组织所嗤笑!”

“奎托斯!”

寇天骄拍案而起。

乞道会中派系林立,各个肤色,各个国家的高手相互之间看不对眼,冲突是时有的事情。

“够了!”

晏长沙冷哼一声。

强大的精神震动一下,所有人都闭上嘴。

“乞道会立足海外,靠的就是一个抱团,如果领袖被人杀了都不做声,在海外地下世界,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晏长沙扫视众人,眉目冷冽:

“日不落,法西过,金鹰国,意国,多少次打压我们都撑过来了,一个人罢了,有何惧怕?”

立足海外。

短短四个字,其中蕴含了几多艰辛杀戮?

海外诸国林立,形势无比复杂,恐怖组织,杀手组织,大财阀,大家族不知多少,想要抢地盘,凭什么?

“不错!我乞道会加之龙城集团,近万亿的市值,靠的是什么?难不成是退让?”

烟斗老者庚成龙也是点头:

“管他是人是神,敢找上门来,都要付出代价!”

庚成龙年岁很大,资历也很老,年轻之时也是敢打敢杀的一号人物,穆龙城之前,他的凶名最盛。

第一个去给某些大人物剃头的,就是他!

“哦?付出代价?你们准备让我付出什么代价?又准备如何让我付出代价?”

一众人气氛似乎刚刚被激起,就陡然听到一声平平静静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面色都是一变。

顺着观景台向下望去。

只见高大的铁塔之前,占地巨大的战神广场之中,一个人踱步而来。

此时日头偏西,垂下的阳光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

此时战神广场之上人流不少,各种游客尚在拍照,游玩,然而,他一人踱步而来,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好似,他就是世界的中心!

遥隔千米以上,众人居然能够听到那一声声低沉好似鼓点一般的脚步声。

安奇生!

莫名的压抑在众人心头酝酿着。

“装神弄鬼!”

一片压抑之中,庚成龙冷哼一声:

“让老头子看看,你有多么了不起?”

说罢,他转身出门。

晏长沙深深的看了一眼广场之上踱步而来的安奇生,也自转身出门。

呼呼~

微微带着温热的气流吹过脸颊。

安奇生神色平静的看向铁塔之前鱼贯而出的乞道会高手们。

晏长沙,庚成龙,奎托斯,寇天骄

乞道会最为人所知的高手们,似乎都到了这里,看来,他们在国内的眼线,很是不得了

乞道会的高手们,一个个气势雄壮冷冽,数十人站在一起,顿时就让附近的游客们纷纷退开,躲避,不敢靠近。

“安奇生!”

遥隔数百米,庚成龙踏出一步,震气发声:“你杀我乞道会领袖,我们尚未寻仇,你竟敢打上门来?!”

这一发声,气流狂舞,好似一枚空气炮弹当空炸开。

距离近的游客只觉双耳嗡鸣震动。

“有何不敢?”

安奇生脚下不停,闻言,只是淡淡回应:

“你活了也一大把年纪了,虽资质浅薄未成见神,却也该知道,见神者趋吉避凶,秋风未动蝉先觉,你们虽未针对我,我却不会等到你们针对我,再来报仇。”

杀人诛心,斩草除根。

这是江湖武林之中亘古不变的道理,虽然如今之世,没有了寻常意义上的武林,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乞道会,隐隐有球第一恐怖组织之称。

穆龙城之死,必然会引来报复,这一点,任何人都心中清楚,他自然也懂得。

大玄固然是世界两极,佣兵禁区,也未必就能阻挡所有报复。

是以,扫除后患,对于安奇生来说就很有必要了。

等到一切发生,那就太晚了。

“你!”

庚成龙面色一怒。

“好了。”

晏长沙已经踏前一步,将其罩在身后,目视安奇生,淡淡道:

“恩要偿还仇要报,此时此刻,说其他的没有意义,你有什么招,我自然一一接着。”

“好!”

安奇生微微点头,一步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