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在线视频观看丝瓜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呼呼~

   风自虚无之中吹来,元独秀有些凌乱。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刀枪不入,但听得安奇生问起,还是有些臊得慌。

   好在安奇生对于这些事也没有多大兴趣。

   莫说是万阳界,久浮界,人间道,乃至于玄星都少不了这般‘一树梨花压海棠’的事情。

   更不必说,以洞天大能的寿数而言,千岁之寿也算不得大。

   嗯,不算太大。

   “受惊不小,心不宁,盘膝静坐,感悟大日灵相真形,定心存神吧。”

   安奇生没有多言其他,只是随口一说。

   元独秀已然不由自主的跌迦而坐,一股安宁祥和的气息瞬间将他笼罩,一切杂乱的念头心思顿时如消失不见。

   他原本还有太多的话想说,此时却说不出口,心中叹了口气,也自闭目凝神。

  
白皙朵朵甜甜的笑

   今日遭受的冲击太大,他深切的理会到了修行之路的残酷。

   差距大到一定程度,莫说参战,连观战都做不到。

   呼~

   随意说了一句,安奇生也自盘膝而坐,随手拿起须弥金山在指尖把玩,眸光之中则映彻着诸多画面。

   众妙之门,以及,发生在外界穹天之上,那一场惊世之战。

   天鼎帝的战力无匹,一人独战十大宗门的掌教,持续许久,也没有明显的落入下风。

   只是他心存借助十大掌教无匹的压力来突破那一道门槛,刚强太过,若真个突破也就罢了,若不能,则要万劫不复。

   只是他心中却无有什么波澜,自己的选择,生或者死,自然是有自己去扛。

   莫说他此时破不开‘众妙之门’的虚影,即便可以,天鼎帝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出手帮他。

   向死而生,没有必死之心,如何能够把握住生死一线间的突破之机?

   更不必说天鼎帝他有着不得不突破的理由……

   “太一天尊,这名字,道号是有些大了……”

   安奇生心思转动,凝神于那一方镇压此处诸王台的众妙之门上。

   万阳界修行,洞天为大能,寿元三千,血气如汪洋,举手抬足间已然能够移山填海,追星拿月也不是不可能。

   但相比起至尊,却又太过黯然失色了。

   远古天尊,上古圣皇,中古至尊,这称呼尊号不同,但无一不是极尊极贵的存在。

   这是无数修士对于道之尽头的存在的敬畏。

   这是,此界的至强力量!

   那是仅仅是一缕气机,已然能震动天上地下,让九州四海为之悚然的恐怖存在。

   亲身感受过悭山那一道字迹之上暗含的气息,安奇生对于这种力量,自然极为好奇。

   “不死,这道门户之上,有着‘不死种’的气息!”

   这时,在安奇生开始感知‘众妙之门’之时,遨游在诸多封侯灵宝凝聚的精神烙印之中的三心蓝灵童突然惊呼一声。

   探出了小脑袋,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虚无之中,肉眼不可见的‘众妙之门’:“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有着些微‘不死种’特质的存在,竟然不能够长生?”

   诸多封侯灵宝之上蕴含着的信息之多远远不是修士所能够比拟的,哪怕是封侯强者,其蕴含的信息也比不上这些流传不是几万几十万年的封侯灵宝。

   在其中,三心蓝灵童自然得到了极大的好处,洞彻了极多的奥秘。

   此时再感知到安奇生所看的那‘众妙之门’的气息,顿时就有了无比惊人的发现。

   “不死种…..”

   安奇生眸光微微一动。

   幽林大界之中对于一切生灵的生命层次有着明确的划分,短命种最低,永恒种至高。

   每一个层次的差距之大,也是难以想象的。

   安奇生跨行诸界,唯一真正见过的长生种,除却拉塞尔那么一个有着梦魇九头蛇血脉的巨蛇之外。

   只有幽冥府君之时的古长丰疑似是长生种了。

   除此之外,上至黑白无常,下到蚊虫蝼蚁,皆是短命种。

   而黑白无常与蚂蚁的差距,又是何等之巨大?

   而不死种,却是比之长生种更高一个层次的存在,其特质有诸,但最为重要的,自然是‘不死’。

   而自蓝灵童的信息之中他得知,不死特质,是与时空都有着干系的。

   但若至尊至宝上有着‘不死种’的些微特质。

   那么,古今圣皇……

   “不可思议……”

   三心蓝灵童几乎按耐不住的想要冲向众妙之门,却还是止住了。

   因为安奇生将其束缚住了。

   “怪物先生,这,这可是‘不死种’的特质啊,若是参悟此中奥秘,追寻的长生奥秘,或许也可洞彻……”

   三心蓝灵童有些跃跃欲试。

   不死种,它也只是在各种记载之中看到过,根本不曾真正接触过。

   “这道门户不是能碰的。”

   安奇生神色平静,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就将三心蓝灵童塞了回去。

   缓缓闭目,感悟着这一道‘众妙之门’的虚影。

   玄妙二字,安奇生感知最深的,还是梦回春秋得见老聃之时,从其讲述得到的道理。

   所谓玄之又玄,又可解为‘不可理解,不可言说’。

   这是老聃对于宇宙大道的感悟,也就是,道容一切,却始终变化,因其随时在变,故而难见其妙。

   因其玄虚,故难见其妙。

   是以,众妙之门,其根源,是一个字‘变’!

   安奇生心头泛起涟漪,以心中明镜映彻‘众妙之门’,则可见其虚无缥缈,似虚似实。

   但刹那千万变化,纵然是他全神贯注,也根本无法把握住‘众妙之门’的真正形体。

   因为其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形体。

   “世间不变者,唯变化本身,这一道众妙之门,不愧是东洲道之源流之一。”

   安奇生心中自语一瞬,又自凝神感知。

   至宝无瑕,可终究无人掌控,一缕气机更不是其本体之所在,洞彻其本源之后,安奇生心中渐渐有所得。

   ……

   轰隆隆!

   如宇宙风暴漫卷而来,似万千火山齐齐喷发,似远古撑天巨柱轰然倒下。

   惊天动地的碰撞再一次爆发。

   “啊!”

   一声怨怒至极的痛苦咆哮如瀑布垂流:“该死啊!”

   滚滚气浪之中,炼法台掌教倒飞万里,小半身躯被猛然撕裂开来,充沛至极的血浪洒落长空,如道道血色瀑布悬挂高天。

   粉碎真空境界的大能体魄太过强横,每一滴血都足以化作一道血河,这一下血撒长空,在无数观战之人看来。

   直好似半片天空都被染成了红色!

   嗡~

   但转瞬,那洒落长空的鲜血已然逆流而回,向着倒飞而去的炼法台掌教而去,乍一看,好似一尊只有半片身子的人长出了千万道血色触手。

   却是其体魄已然修持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每一滴血肉都有着其深深的烙印,等闲不会离体。

   哗啦啦~

   千条血河逆流长空。

   滚滚气浪之中,十大掌教统统被震退了千里,数千里。

   一众人没了最初的淡定自若,一个个神色狼狈,衣衫撕裂比之天鼎帝好不到哪里去。

   “以一打十,哪怕今日死去,也足以自傲了。”

   “若非生不逢时,或许已然有了踏上那条路的资格,甚至,能够与诸王角逐至尊!”

   “可惜,生不逢时,纵然再强十倍,今日,也一定要死!”

   一众掌教神情凝重,却显露出森寒至极的杀意。

   论天赋才情,他们能在无数修士之中杀出来位列掌教之位,自然也是亿万万人中的佼佼者。

   可这天鼎帝,却以搏命之法硬生生压制了他们十人。

   这样的天赋才情,若非是天地大变的如今,放在上古,只怕是有着封王之资,甚至有着角逐那天地至尊的资格!

   但越是这样,他们心中的杀意就越是强烈。

   这样的人,若是在天地大变之后修成了归一,封侯乃至于封王,必然会是天大的祸患!

   呼呼~

   猎猎狂风之中,天鼎帝衣衫褴褛,遍体皆是狰狞伤口,隐隐可见其蠕动的内脏,以及那白生生的骨骼。

   以他的强大体魄都已然不能够愈合伤口,可见其伤势已然严重至极。

   但他的战意却越发的狂热,双眸如大日燃烧,即将喷出燃烧一切的火焰。

   而此时,其手掌染血,炼法台掌教的半截被撕裂却仍旧在疯狂蠕动的身躯,赫然被其死死的握在掌中。

   炼法台掌教立于长空之中,半截身躯的边缘挂着一片又一片的内脏,除却头颅之外,几乎被齐齐撕裂成两半。

   “还我身子!”

   他双眸猩红,暴怒狂啸:

   “天鼎,要找死,我便送上路!”

   轰隆!

   他一声长啸,震的全身器官都在风中狂舞。

   音波隆隆震动八方天穹间,西北天外,骤然间腾起了一道猩红战旗!

   那战旗如被鲜血染红,于无尽神光之中闪烁着强绝凶煞之气,猎猎狂舞间,半片虚空都被摇碎了一般!

   却正是炼法台的封王之宝,

   ‘炼血战龙旗’!

   十大宗门执掌东洲百国,万万亿众生之命运,自有其傲气在,时至刚才,他们都不曾引动封王宝物来围杀天鼎帝。

   而此时,这个平静,被打破了!

   暴怒的炼法台掌教,悍然引动了‘炼血战皇旗’!

   轰隆隆!

   ‘炼血战龙旗’浮空之刹那,星空之中骤然亮起一道璀璨剑光,无边锋芒之气的缭绕之下。

   那是,凌天剑!

   呼呼~

   天骄城中大阵彻底展开!

   碑林之外负手而立的苗萌心中也是一动,侧目看去,只见天骄城万里之外,也自迸发出一道惊天龙形神光。

   伴随着这一道神光浮现的,是一道排空万里,响彻天鼎乃至于小半东洲的巨大龙吟之声。

   那是,万龙舟!

   嗡嗡嗡~~~

   三尊封王之宝的复苏,似乎引动了连锁反应。

   或是怕被彼此催动封王之宝在击杀天鼎帝之时顺手攻击自己,亦或者是要以无可抵挡的绝杀斩碎天鼎帝一切的希望。

   一道有一道的封王之宝自天地各处复苏,一道道莽莽荒荒,奔流八方的强大气息滚滚充斥寰宇。

   似乎整个东洲都被神光充斥了。

   这,是真正的绝杀!

   “老爹……”

   天骄城中,十四皇女神情悲戚,心中尽是无力,哪怕这一幕她已经猜测到了,但真的发生了还是接受不了。

   可她什么都做不了。

   何止是她?

   碑林中的四太子,九大城区之中的几位太子,被天鼎帝收拢的诸多高手,也都神色黯淡。

   诸王台之威震天动地,若诸王台在手,天鼎帝哪怕不敌,也可抵挡,退走。

   可如今,诸王台被‘众妙之门’镇压。

   没有着同阶灵宝,莫说天鼎帝尚未突破,哪怕是突破了归一之境,真正封侯,都只怕要被活生生打死吧?

   “老头子……”

   四太子神情复杂,嘴唇蠕动几个刹那,却还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成也诸王台,败也诸王台……”

   “什么叫生不逢时?远古之前,无有修行之法,真形天尊尚能证道,中古之后,天地剧变,广龙仍能封尊!

   偏生我,就要等候天地变化?道可成,可求,却唯独不可被人施舍!”

   天鼎帝仰望穹天,身上的狂放之气渐渐收敛,如同盛开的昙花骤然凋零,又好似沸腾的火山瞬间沉淀下来:

   “我,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