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短视频官网

雪落终于走出了浅水湾。

这一回,不为封行朗,也不为儿子林诺,只为了自己。

活在阳光下,活得好好的,才不枉自己历经九死一生换来的新生命!

自己不能让曾经阴霾的过去影响到自己现在的生活。

还有自己的未来。

林诺小朋友还是选择了坐上亲爹封行朗的车去上幼稚园。

“封行朗,文凭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很利害?”

对于儿子如此天真无邪的询问,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微的上扬,以宠溺的姿态。

“说得艺术点儿:那是获得知识后的封印;说得通俗点,那就是一张连擦pp都嫌硬的纸!”

封行朗说得相当的通俗易懂。而且还在亲儿子能理解的范畴之中。

“不可能啊!怎么会连擦pp的纸都不如呢?亲亲妈咪说,如果没有文凭,她会在申城混不开的!”

小家伙侧过身来,“封行朗,你有办法搞到很多的文凭吗?那样就可以讨好我妈咪了!”

白色梦

看着儿子那萌人的小模样,封行朗探过温润的掌心,宠爱的抚着小东西帅气的睡发。

“亲爹会想办法讨好你妈咪的!对了,你妈咪昨晚还跟你说了些什么?”@^^

小家伙低垂下了小脑袋,“妈咪本来想带着我一起离开这里的……可后来又说不准备离开了!其实我觉得妈咪一定是想离开!因为她留在这里一点儿都不开心!”

封行朗的心淡淡的生疼着,将路车停在了路边后,将小东西从副驾驶上抱坐在了自己的怀里。

“你妈咪其实并不想离开申城!她舍不得离开我,更舍不得离开你!只是……”

“只是什么?”小家伙追问。

“只是你妈咪心里还藏着打不开的心结。”!*!

封行朗微微的叹息一声,用鼻尖去亲蹭儿子肉墩墩的小脸颊。

“我知道了:妈咪一定是想要那个蓝悠悠大巫婆死掉!封行朗,你弄死她好不好?那样妈咪就能开心了!”

小家伙以他自己的理解方式说道。

对于儿子的戾气,封行朗微微的蹙眉。

“也许蓝悠悠真的死了,你妈咪也不一定会开心……她要的,只是蓝悠悠能够受到该有的惩罚!替你跟她自己讨回一个心理上的公道!”

封行朗的这番话,是深入骨髓的。那个女人虽然听不到,但他终究还是懂了她。

“那就狠狠的惩罚一下那个蓝悠悠呗!”小家伙不满的厉声道。

“可她是团团的妈咪,也是你大伯的老婆……”

封行朗轻吁出一口浊气。

“封行朗,我终于知道妈咪为什么不想理你了!原来你一直偏心着那个爱哭鼻子的封团团,和她大巫婆的妈咪!难怪妈咪不肯原谅你!现在连我也不想理你了!我要下车!”

小家伙的戾气情绪说来就来。

“诺诺,相信亲爹,会给你跟妈咪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亲爹需要时间好好的酝酿一下。至少必须无公害,以不伤害你们为前提!”

封行朗紧拥在他怀里挣扎着想下车的亲儿子,温温的一亲再亲。

似乎怎么也亲不够这个犟犟的小东

西。

这是他的命,是他封行朗生命的延续!

“好吧!我相你了!不过不要让我跟妈咪等太久哦!”

小家伙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说实在的,他还真舍不得离开亲爹这温情的怀抱。

他很享受跟亲爹封行朗单独在一起的时光,满满的都是宠爱。

“封行朗,我不想去上学……你就这么抱着我好不好?”

小家伙开始了他有目的卖萌之举。

“好!那咱们今天就不去上学!亲爹就这么抱着你,我们父子俩一起享受阳光,享受时间!”

封行朗将座椅放平缓了一些,父子俩就这么相拥在一起。

似乎想把过去这五年里的父爱统统的弥补回来!